欢迎来到一粒橘新闻网!!一粒橘新闻网带给您最新最全面的资讯消息
当前位置: 一粒橘新闻网 > 国际 >

一战休战地拜访记:一百年后的留念 倍加爱护保

作者/整理:网路记者 来源:互联网 2018-11-09

  中新社贡比涅11月8日电 题:一战休战地拜访记:一百年后的留念 倍加爱护保重的战争

  中新社记者 李洋

  第一次世界大战完毕100周年之际,中新社记者外地工夫8日离开100年前这场大战的休战之地贡比涅森林,在现场感受外地百年来的历史沧桑。

  一战休战之位置于法国西南部历史名城贡比涅郊外茂盛的树林傍边。100年过来,外地的自然风景仍一如往昔。一战休战留念博物馆已于往年初翻修一新,预备好迎接其最具历史意义的时辰。

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100周年之际,中新社记者于当地时间11月8日来到100年前这场大战的停战之地贡比涅森林。图为位于停战之地中央的一块纪念碑。纪念碑后方是为法国总统马克龙和德国总理默克尔到访而临时搭建的白色帐篷。他们将于11月10日联袂到访这里,出席纪念一战结束100周年的特别活动。中新社记者 李洋 摄 图为位于休战之地地方的一块留念碑。留念碑前方是为法国总统马克龙和德国总理默克尔到访而暂时搭建的白色帐篷。他们将于11月10日联袂到访这里,列席留念一战完毕100周年的特别活动。中新社记者 李洋 摄

  依据博物馆方提供的历史材料,一战休战会谈正是100年前的11月8日在这里开端的。会谈继续到11月11日,并于当天清晨5时达成休战协议。而真正的休战则延后了6个小时即11月11日11时,友好单方才宣告开火。10时50分,40岁的特雷布雄(Augustin Trebuchon)在战场丧生,成为最初一名在一战阵亡的法军兵士。法国媒体比来对他停止大篇幅报道,感慨他只差这10分钟,没有看到战争的来临。

  100年后的明天,要想抵达休战之地依然不是轻而易举的事,记者需从贡比涅市中心乘车十多分钟,穿过一片片林地,在外地人的指引下,才找到休战之地并不引人瞩目的正面入口。

  一战休战留念博物馆馆长勒德姆(Bernard Letemps)在承受中新社记者专访时表示,当年协约国联军总司令、法国将领福煦有意选择了这个不容易抵达的中央,目的是为了避开外界视野,包管休战会谈顺利完成。

  依据法国总统府发布的音讯,法国总统马克龙与德国总理默克尔将于11月10日联袂到访这里,列席留念一战完毕100周年的特别活动。记者在现场看到,不少任务人员正在为博物馆及周边的留念设备停止清洁和安插。

  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100周年之际,中新社记者于当地时间11月8日来到100年前这场大战的停战之地贡比涅森林。一战停战纪念博物馆馆长勒德姆(Bernard Letemps)在接受中新社记者专访时表示,协约国联军总司令、法国将领福煦有意选择了这个不容易抵达的地方,目的是为了避开各界人士的视线,保证停战谈判顺利完成。勒德姆身后就是重现停战谈判场景的火车车厢复制件。中新社记者 李洋 摄

第一次世界大战完毕100周年之际,中新社记者于外地工夫11月8日离开100年前这场大战的休战之地贡比涅森林。一战休战留念博物馆馆长勒德姆(Bernard Letemps)在承受中新社记者专访时表示,协约国联军总司令、法国将领福煦有意选择了这个不容易抵达的中央,目的是为了避开各界人士的视野,包管休战会谈顺利完成。勒德姆身后就是重现休战会谈场景的火车车厢复制件。中新社记者 李洋 摄

  勒德姆向记者引见了博物馆的总体状况,他表示,博物馆正在为法德指导人的到访精心预备。他说,这是默克尔担任德国总理以来,初次到贡比涅的一战休战博物馆观赏。他以为默克尔的到访标记着法德两国可以完成真正意义上的和解。

  一战休战博物馆的关键展品是重现休战会谈场景的火车车厢复制件。博物馆恢复了100年前休战会谈时的车厢外部安插。勒德姆泄漏,马克龙和默克尔届时也将观赏这个重现历史场景的车厢,理解史实。

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100周年之际,中新社记者于当地时间11月8日来到100年前这场大战的停战之地贡比涅森林。图为一战停战纪念博物馆内展示的协约国联军总司令、法国将领福煦与德国政府代表举行停战谈判的场景再现。中新社记者 李洋 摄 图为一战休战留念博物馆内展现的协约国联军总司令、法国将领福煦与德国政府代表举行休战会谈的场景再现。中新社记者 李洋 摄

  一战给法德等参战国形成了宏大的人员和财富损失,其中法军阵亡140万人,德军阵亡超越200万人,给事先的欧洲留下了难以抚平的和平创痛。博物馆外放置的一块块留念阵亡将士的牌匾,无言地倾吐着和平的严酷。

  11月11日的休战只是暂时开火,依据博物馆史料,福煦随后又屡次同德方会谈,延伸开火工夫。直到《凡尔赛和约》于1919年6月签署后,战争才真正到来。

  但是,一战后的战争也被历史证明是长久和软弱的。20年后第二次世界大战片面迸发,一战的休战之地又堕入了和平硝烟之中。法国1940年没有抵御住纳粹德国的防御,贡比涅于当年6月见证了法国与纳粹德国的休战。事先的一战休战留念设备除了福煦雕像之外,被希特勒下令夷为高山。福煦与德国代表会谈并签署休战协议的火车车厢原件也被运到德国,最终毁于二战战乱之中。博物馆并没有逃避这段历史,也向人们停止了片面出现。

  贡比涅直到1944年才取得束缚。在戴高乐鞭策下,法国陆续重建了一战休战留念设备,根本恢复了原貌。戴高乐之后的多位法国总统都曾拜访博物馆并亲笔题词或签名,呼吁人们爱护保重战争。

  如今,森林环抱着的休战之地,一个宏大的“战争之环”沐浴在冬日的暖阳之中,下面雕琢着用多种言语书写的“战争”字样。(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