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一粒橘新闻网!!一粒橘新闻网带给您最新最全面的资讯消息
当前位置: 一粒橘新闻网 > 娱乐 > 明星 >

我“死”了,但你们能整部剧都惦记着我最好了

作者/整理:明星新闻小编 来源:互联网 2019-01-18

配角,也希望被记住

谭飞:你的古装角色很多命运都挺悲惨,你比如说魏璎宁挺悲惨,然后《天盛长歌》的五姨娘,那个也挺惨的。为什么你演的都以悲剧收场呢?是你本身的外在形象和气质上有一种悲剧气质,还是什么?

邓莎:那倒不是,其实很多人觉得我演坏人比较多,但我真不是演坏人比较多。因为这两部戏,我其实都是去帮忙的,算是客串,所以客串的话,我又希望演一些立体的角色。

谭飞:盒饭就会早点领所以...

邓莎:对,你不死,那你就不叫客串了,你说是不是!而且你得演一点灵魂人物嘛,虽然我死了,你们整部剧都得惦记着我最好了。

谭飞:其实你挺聪明的。你看包括《那年花开月正圆》,一开始何润东演那个角色,也是很早就领盒饭了,然后一堆人就怀念他。你这招也挺管用,就是说我演一个一定会最后惨死的,但大家都记住了我那最后一刻。这是不是挑角色的时候,就会在一种人物的特殊性或者符号的特别上下功夫?

邓莎:是,就是在如果你不参演这个剧的主角的时候,你就一定要参演一个比较重要性的一个串的角色。因为客串的角色确实没有什么演头。有的人说客串,你要演一个戏出彩的也行,但这个角色确实没有什么戏,没有什么演头。所以我就只能说当一个灵魂人物这样子的角色去选择它,而且因为之前我跟于老师合作也多,他也帮过我挺多忙的。所以他考虑到我的时候,也会想着给一个比较好一点的客串的角色让我演。但他当时也挺不好意思的,他说这个是要躺棺材的。我说没事,我说你找我,躺就躺吧。

没有焦虑,只有无奈

"

宋方金:因为咱们这两年一直在传说,其实也不是传说了,就是说像四十岁左右的这一波中年演员,尤其是女演员就是遇到了很大的瓶颈。

刘敏涛:特别是女演员。

宋方金:因为男演员他的可选择的角色还是多,女演员的角色非常少,你有这种焦虑或者有这种实际状况吗?

刘敏涛:有,焦虑倒谈不上。实际状况是有,会有一些无奈。你像写到现在四十岁左右的,像我们这个年龄段的,我以前也说过就是挺无奈的。不是说我们就要去演主角,演这个主线上的人物,是你如果没有这个机会去在这个主线上去完成自己的角色的时候,你就不能更多地去展现自己,不能有更多的可释放的余地,不能更多的去想想看自己还有什么可施展拳脚的地方。不是说你自己有多优秀,而是你作为一个演员来说,你当然希望获取更多的可以演的机会。

母亲的身份更重要

"

谭飞:其实你演的戏很多时候是大牌边上的绿叶,出道23年,豆瓣收录的作品才13部。就好像慢慢就淡出影视圈,这样的决定是一个什么考量?是觉得说,生活到了此时我要更偏向生活,还是有其它的原因?

柴鸥:我觉得每个人某一个阶段,你都应该做某一个阶段的事情。那个时候孩子刚上小学,确实那几年没怎么演戏,好多人都快把我忘了,认为我不演戏了。但是我那个时候必须要去做一个母亲,他上小学以后是一个非常关键的时候,我当妈妈的,是谁也代替不了的,我必须自己亲自在他身边。

谭飞:你觉得那个时候做母亲是你人生更重要的角色。

柴鸥:我热爱的表演和孩子真正的遇到冲突的时候,孩子是更重要的,他是一个生命。你对他的那些培养,也许将来他会带给你更大的一种慰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