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一粒橘新闻网!!一粒橘新闻网带给您最新最全面的资讯消息
当前位置: 一粒橘新闻网 > 娱乐 > 电影 >

廖昌永,才是《声入人心》里最宝藏的boy

作者/整理:电影新闻小编 来源:互联网 2019-01-18

《声如人心》绝对是今年最神仙的一档国产综艺了,临近收官,9分不止的豆瓣评分还在节节攀升。

这档美声选秀类节目,在多个方面刷新了我们的认知。

以前总以为唱男中音男高音的都是要大腹便便的,结果一看节目里边,嚯,这叫一个男神扎堆,不是很像金城武,就是酷似刘昊然。脸长得不好的,都不好意思宣称自己嗓子好。

以前还总以为老艺术家、教授总是一副不苟言笑的学究模样,但在节目里近距离见到了年过50的上海音乐学院院长廖昌永,才发现,这人竟然这么爱笑,这么平易近人,没有架子。

廖昌永坐镇在尚雯婕和刘宪华两人中间,在这档美声节目中,他无疑是最专业、最权威的人。

来参赛男歌手们,小的不到20岁,大的有30好几。星星眼收割机郑云龙,今年刚好是28岁,履历当然也很优秀,是“音乐剧学院奖最佳男主角”。

让人想起廖昌永28岁的时候,已经在41届法国图卢兹国际声乐大赛上,以第一名的身份,向观众席抛飞吻了,何等的意气风发。想想还真可怕,别的不说,一个中国人,跑到法国唱法语,还拿了第一名。

在美声界,廖昌永绝对是活生生的传奇,来到《声入人心》,每次发言,左边的尚雯婕和右边的刘宪华,就秒变迷妹迷弟。

廖院长发言总是一针见血,但又十分温和,时不时有那么点节奏之外的狡黠。

廖昌永的笑容很有亲和力了,笑起来就跟唱高音似的,每次都会张大了嘴。

大多数他是站在台上的歌唱家,是庄严肃穆的艺术家,是代表国家形象的国宝级,但是在他笑的时候,总能发现那不同于他人的童真与纯粹,是个实打实的颜艺帝。

看他笑到眯眯眼;

笑到四肢离地;

甚至还有假笑男孩同款笑。

作为中国第一男中音,甚至是“亚洲第一男中音”,廖昌永的搞怪细胞还真是你想象不到的。

最近有一段关于廖昌永的视频很火,是在2011年上海游泳世锦赛开幕式上,廖昌永唱《泳动》。

唱到一半,高潮来了,只见他脱下西装,亮出泳衣,跳下泳池,激情蛙泳25米。

上岸之后,廖昌永只是双手把湿发往后捋,就着泳装,捡起地上的话筒,继续开唱。

一套动作极为流畅,虽然入水的时候看起来拍得肚子有点疼,但瑕不掩瑜,特别是别人游完之后,气息平稳,马上开唱都不带喘儿的。

估计廖昌永本人也没想到,这段视频能在7年之后火了。下边还一片赞叹,第一次见歌唱家用这种方式演唱的。说唱美声的也真是厉害,肺活量就是好,游泳唱歌都没压力,算是“属性点双职业共享”。

如今回头再看,廖昌永笑得直拍手,疯狂吐槽自己,说自己的泳衣太难看了,把腿显得这么短。

当时的导演,还特意安排廖昌永要真唱,就是要让他气喘吁吁的唱。

然而没想到,廖昌永诠释了什么叫“真·文体两开花”,不好意思让导演失望了,真是一点没喘。

用自己的歌喉打动了世界的廖昌永,在他的学生时代,最自信的其实就是体育。

当年在他家乡四川郫县的全县中学生比赛中,他拿过标枪第一名,铅球第三名。对运动的热爱他保留至今。三次接受采访,有两次身上带着伤,一问怎么弄的啊?前两天跑步/打球时伤的。

在他身上,是纯正的“文体两开花”,开得确实好,但实际上开得也并不容易。

虽然他从小就特别喜欢音乐,但在家乡农村,这个词太遥远了。当廖昌永说自己要考音乐学院的时候,家里亲戚全都傻了,指着他的脑门说:“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唱歌能当饭吃所?”

那时候廖昌永在川西上高中,要过岷江,江上唯有一条索桥。每次过索桥,都会被扑面而来的大山压得有窒息感,所以一到这儿,他便会情不自禁的大喊。他要吼给山的外边听,虽居于盆地,努力向外开拓,由窄到宽。

他的前半生,几乎都是在向着更宽广辽阔在追寻。走出大山来到上海,又在国际上崭露头角。如今问上海人,廖昌永绝对是家喻户晓的艺术家,问上海人廖院长的家乡在哪,多半答案是:上海。

诚然上海让廖昌永的人生更宽阔了,但顺着记忆的窄道往回走,四川的那个小城,才承载了他所有的泥土眷念。

廖昌永着实爱笑,看上去无比乐观,但当了解过他的人生之后,才发现,他人生中的坎坷,像他的皱纹一样曲折。

在彼时的郫县小城里,常年都是豆子微微发酵的味道,廖昌永的父亲曾是警察,常常在外地奔波,妈妈干农活,一家人清贫,但又其乐融融。

廖昌永7岁那年,父亲却突然辞世了。廖昌永回忆说自己出生以来和父亲待在一起的时间不过半年,但生活的担子压得一家人几乎没有多余的时间来悲恸。

廖昌永并不是一个争强好胜的人,他身上的劲,都源自于,不想让父亲的在天之灵失望。

这股劲,最终让他站在了上海音乐学院的大门前,那年他19岁。天下着大雨,他坐着25块的硬座票,从四川来到上海,出了车站,找不着路啊,想打个出租车,要45块,比自己的火车票都贵,只得放弃。

终于赶公交车到了学校,雨太大,廖昌永只得脱下脚上那双母亲准备的新鞋,光着脚,走进了教室。

年少的苦,再从廖昌永的口中讲出来,都是带着笑意的,他的乐观与奋进,让他一转眼,已经站在了美声的国际舞台,一时间,他接连荣获三项国际大奖,还收到了大都会歌剧院的邀请函,这可是世界顶级的歌剧院。

然而廖昌永的选择是,拒绝邀请,留在国内。在当时,其实有一个特别集中的大学生出国浪潮,和廖昌永同时参加了比赛的同学,就全部出国了。

他在一次采访中被问及:“在国外参赛、演出,获得了那么多鲜花和掌声,有何感想。”的时候,廖昌永说,我多么希望这些鲜花和掌声都来自我的国人。

于是他选择了留在国内任教,把周小燕老师传授的歌唱方法再传给自己的学生,把自己的歌声唱给国人听。

听听廖昌永的新歌《宽窄吟》,歌里面唱到:

蓦然回首 悟到了宽窄

天地是宽 家门是窄

这简直就是廖昌永的人生写照,可迈足一览世界之宽,也可偏居这隅细品人生之窄。

年少时,他踏着泥泞,从四川的大山窄门,一步步走到更宽阔的舞台;到中年,望见了世界之宽,他又选择退居窄地。他从窄到宽,又从宽到窄。

有人说他没有到更大的舞台崭露头角,殊不知,自持宽窄,才是大智慧。

对如今的廖昌永来说,他的窄是他的家庭,是四川的血脉,是上海音乐学院的哺育;更高的舞台、世界顶级,这些对于廖昌永来说并非不重要,正因为两者同样重要,他才选择了宽窄并重。正因为“天地是宽,家门是窄”,所以他选择站在家门,眺望世界。

对于有些人来说,宽可能是正直豁达,窄是智慧精微。宽也可能是勇往直前,窄是步步为营。

但对于廖昌永来说,他的宽,是连接起了在岷江边大叫的少年和世界舞台上高歌的艺术家;他的窄,饱含了小城里挥之不去的豆瓣气味和对祖国深沉的爱。